钱塘江中上游航道今起通航,一场关于协调发展的
2020-05-06 

山一海,一西一东,如何消除区域间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落差? 从钱江源到杭州湾:一场关于协调发展的“对话”

1月19日,杭州未来科技城又将迎来一场盛事——柯城科创园暨清创和梓“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开园仪式,并将同期举行柯城、余杭两地领导互访座谈会。

2019年上班第一天中午11时33分,钱塘江上游衢江畔的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正式开港,首艘船满载货物解缆离港驶向东海之滨的宁波舟山港。至此,桐庐富春江船闸至衢州市区双港口175公里长的钱塘江中上游航道全线通航,浙江11个地市全部通江达海。 钱塘江中上游全线通航将降低沿线企业的物流成本,增强企业的竞争力。据测算,钱塘江中上游航运恢复后,每年可直接节约运费9亿元以上,运输能力等同于一条复线铁路或两条4车道高速公路,相当于大致与之平行的浙赣铁路浙江段和8车道的杭金衢高速公路。

1月2日,钱塘江中上游航道全线通航暨衢州港龙游港区开港仪式在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举行。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宣布拥有钱塘江中上游首个500吨级公用码头的龙游港区开港,并在仪式上见证相关重大项目签约。 仪式上,衢州市委书记徐文光,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毛剑宏,浙江省交通运输厅党组成员、省港航管理局局长胡旭铭分别致辞。 胡旭铭表示,钱塘江中上游航道的全线通航,为浙中、浙西等地区对接一带一路建设,进一步融入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等国家战略畅通了水路通道,有利于实现更高水平的山海协作,将推动浙中西大宗货物运输“弃路走水”,为加快交通运输结构调整和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提供条件,将大大降低社会物流成本,提升区域竞争能力,促进浙西地区产业发展,同时加快水运经济、水上旅游、江河文化等各方面的融合发展。 3个重大项目在仪式上签约。其中,浙江省海港集团与衢州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发挥各自优势,遵循市场规律、按照市场需求,在港口建设、港口运营、交通物流、资源开发、人才培养等方面加强合作。双方将建立工作联动制度,及时协调解决双方合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此外,浙江海港内河港口发展有限公司与浙江元立集团、浙江兴一物流、恒盛能源集团签订《合作框架协议》。 此前的2016年8月,浙江省海港集团与龙游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关于开发建设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的合作框架协议》,拉开了浙江省海港集团参与浙江内河水运复兴计划“西振兴”行动的序幕。2017年6月,浙江省海港集团成立内河公司,统筹开发和管理运营集团在全省范围内的内河港口资源。同年9月,内河公司与龙游县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浙江海港龙游港务有限公司,由其承担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项目的建设与运营。至此,钱塘江中上游首个可兼靠千吨级船舶的公用码头项目正式落地。 经过前期的开发建设,本次开港试运营的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一期工程建有9个500吨级泊位与后方陆域设施,设计年吞吐量300万吨,投资约4.21亿元。目前该工程水工工程已基本完工,港区外围供电、供水、道路、通讯等配套工程已完成施工,其中3个泊位的港机设备基本完成安装调试工作,已具备试运营条件。 据悉,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位于龙游县湖镇镇桥头江村,建设500吨级散货、件杂货、集装箱泊位共14个,泊位总长880米,后方陆域建有相应的堆场、仓库和配套设施,占地576亩,设计年通过能力为515万吨,总投资约7.46亿元。 该作业区立足龙游,依托该港区配套的“一路、一桥、一互通、一枢纽”(湖镇至童家公路、跨衢江大桥、龙游港互通、游埠枢纽)集疏运体系,可直接服务衢州、丽水、金华和赣东闽北等地区,是衢州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水路联系省内外各地的主要平台。龙游港区建成运营后,将成为浙西地区内河水运中转枢纽,可为当地企业提供港口装卸运输、仓储堆存、货物代理等一站式全程物流服务,以水路运输成本低、运量大的优势,有效降低企业物流成本。同时,该港区可利用后方陆域土地,以“港口+市场”“港口+物流园”的创新运营模式,发展贸易展示、仓储租赁、城市配送、金融服务、物流地产等综合经营业态,为加快区域现代物流业发展,促进产业集聚集群,提升腹地制造业竞争力和衢江沿线产业经济繁荣发展发挥重要作用。(更多资讯,请关注浙江物流网微信公众平台zj56156)

山与海、东与西之间存在资源禀赋差异,先发优势和后发优势的区别,关键在于因地制宜

此次开园仪式由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政府与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主办,由柯城科创园管理办公室与浙江清创和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承办。届时,主办方将邀请浙江省发改委领导,杭州市、余杭区和衢州市、柯城区两地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参加开园仪式,同时邀请相关领导为柯城科创园及“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做开园揭牌,并共同见证柯城余杭山海协作升级版工作的落地成果。

图片 1

上下游之间不是简单的产业转移,而是互补与共构,比如研发在余杭,生产在柯城,就是一种产业共构的模式;当然,也可以研发在柯城,生产在余杭,比如余杭缺乏、但柯城有基础的新材料产业

图片 2

浙江省港航管理局局长胡旭铭介绍,钱塘江是浙江及长三角地区规划建设的骨干级航道,中上游通航后,意味着长三角地区又多了一条水运经济发展大动脉,将推动浙江大宗货物运输“弃陆走水”,助推交通运输结构调整,服务国家战略。

钱塘江,浙江省第一大河,古名“浙江”,亦名“折江”或“之江”,是越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杭州未来科技城柯城科创园

图片 3

钱塘江上游,自浙江省衢州市流出。衢州是浙西生态屏障,生态环境优美。长三角唯一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钱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就在衢州市开化县境内。但衢州,也是浙江省发展相对落后地区之一。

两地领导互访座谈 全面深化山海协作

水运是运价最低的运输方式,对企业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产品竞争力,进而形成合理的工业布局和城市空间布局具有重要作用。一些嗅觉灵敏的企业已提前布局分享钱塘江中上游航道通航的红利。浙建集团浙西新型建筑工业化产业园去年早些时候已在龙游开工奠基。省海港集团更是和衢州合作兴建了龙游港区桥头江作业区、衢江港区大路章作业区,届时,龙游港区将成为浙西地区首个内河综合物流及中转枢纽港,年吞吐能力将达660万吨、集装箱5万标箱。

钱塘江下游,出杭州湾汇入东海。这里经济发达,环杭州湾经济区是浙江省大湾区建设的重要一环。浙江省大湾区建设的目标是,湾区经济总量到2022年超过6万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浙江。

据悉,山海协作工程是浙江省省委、省政府为了推动浙江省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实现全省区域协调发展而采取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为进一步落地,2018年3月,柯城区委书记徐利水赴余杭区开展高层互访,双方共同签署了《深化全面合作,打造山海协作升级版协议》,为柯城和余杭在两地产业、文化、资源上建立了更紧密的合作与共享。

衢州因联通浙皖赣闽四省而名,在古代是钱塘江航运上游的枢纽,也是闽赣两省陆路入浙搭船的起止点之一,直到上世纪7七八十年代,仍有小船通行下游。后因公路、铁路交通兴起,小船缺乏竞争力及航道原因,水运衰退断航。如今再度通航后,按照目前我省内河航道情况,500吨级的内河船可以从衢州顺流而下直达杭州,或由杭州进京杭大运河、浙北航道网乃至长江航道网,向东向北直达嘉兴港、上海港,向西可过太湖入长江上溯武汉、重庆;或由杭甬运河进入浙东内河航道网直达宁波舟山港,衢州由此通江达海。 随着钱塘江中上游全线通航的推进,沿线各地还在结合水上美丽交通经济走廊建设,大力发展沿线生态旅游、服务民生产业。林荫、绿地、走廊、殿堂、文化园、家具博览园......在龙游的衢江畔,记者探访了红木小镇——龙游年年红景区,运营总监黄炯辉介绍,景区占地5000多亩,受水运利好影响,去年接待游客超3.6万人次。下一步,将全力打造红木小镇,在降低主业红木加工物流成本的同时,推动旅游服务业发展。(更多资讯,请关注浙江物流网微信公众平台zj56156)

一山一海(“山”主要指以浙西南山区和舟山海岛为主的欠发达地区,“海”主要指沿海发达地区),一西一东,如何消除区域间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落差?早在2003年,浙江省就提出面向未来要进一步发挥八个方面优势、推进八个方面举措的“八八战略”。而进一步发挥山海资源优势,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是“八八战略”的内容之一。

此次柯城科创园暨清创和梓“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开园,无疑是柯城余杭山海协作升级版工作的重要落地成果之一。据悉,除了见证“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的落地,届时,柯城、余杭两地领导将举行互访座谈会,围绕推进柯城余杭山海协作升级版工作、提升飞地模式成效、加强柯城科创园建设管理等主题内容开展深入座谈,全面深化山海协作,推动合作共赢。

我住钱江头,你住钱江尾,两家共饮一江水。上游想对下游说些什么?下游又想对上游说些什么?

图片 4

初夏时节,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强化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新时期,《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围绕协调发展的话题,沿钱江源一路而下,直到下游环杭州湾的宁波、嘉兴、舟山等地,记录了一场山呼海应、携手共赢的“隔空对话”。

回顾:政企合作,高效落地

话题一:生态守护 永远不能让“守绿者”吃亏

柯城科创园,是杭州未来科技城的一块“产业飞地”。余杭、柯城两区在全面深化山海协作的基础上,不断拓展提升、大胆改革创新,探索了一条“研发孵化在余杭、产业落地在柯城”的飞地协作模式,既为柯城区集聚高端要素和引进新兴产业打开了新通道,也为余杭区产业的转移扩张提供了良好的空间支撑。承载着政策落地的柯城科创园,一直着力于引进与柯城产业契合的孵化项目、创新人才及研发机构。

“对那些牺牲发展速度而长期守护一江清水的上游,我们要有感恩之情。通过山海协作对这些地区进行反哺,是协调发展的大局需要。”

基于清创和梓成熟的运营模式,柯城科创园与清创和梓于去年8月完成了无缝对接。2018年8月9日,在柯城余杭山海协作升级版推进会上,衢州市柯城区政府与清创和梓正式签约,合力共建“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

“严禁乱砍滥伐”“垃圾实行源头分类、减量处理”“履行河道、村道保洁责任”……开化县音坑乡下淤村的《村规民约》中,生态卫生家园建设被作为专门一章写入其中。

衢州柯城区政府以产业为导向,将柯城区政府位于杭州未来科技城板块面积约12000方的柯城科创园,交由清创和梓全权运营,目标在五年的时间内孵化一批有IPO潜力的优质企业。

下淤村地处马金溪畔,溪水自浙皖赣三省交界处的莲花尖而下汇入,成就了这一钱塘江上游的主要河段。

图片 5

当了17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叶志廷清楚地记得,自己刚上任时,建筑市场火爆,马金溪河砂又好,不少外地人到这里采砂。

2018年柯城余杭山海协作升级版推进会现场

看到河道生态一点点恶化,叶志廷带着村两委决定废止村里以前签的采砂协议,为此还和对方对簿公堂。最后,下淤村输了官司,但村集体出钱补偿,艰难终止了河道采砂。

为支持园区快速发展,柯城区政府大力配套了一系列其他省份、城市难以企及的上市扶持政策:凡是获得清创和梓认可通过的入园企业,即可享受园区的定向扶持政策,例如税收政策、人才引入政策、租金减免政策等,且针对特别优秀的入园企业,清创和梓将与地方政府额外给予“一事一议”的专项扶持政策。此外,柯城区政府与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更是合作发起了专项基金,以支撑入园企业加速资本步伐。

“当年没想那么远,只是觉得我们生长在这里,不能把老祖宗留下的资源毁了。”叶志廷说,“现在我想告诉下游的人们,请他们放心,这片绿,我们会永远守下去,而且守来了人气,守出了产业”。

聚焦:“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落地

生态的改善,带动了下淤村农旅产业的兴旺。叶志廷上任时全村人均收入两三千元、村集体负债;去年人均收入2.45万元、集体积累超过600万元。

“一亿中流”,是清创和梓在孵化准上市企业中总结出的企业标签新名词,代表了全国数百万家初具规模、极具发展潜力的高成长性企业,这些企业往往具备了冲击上市的潜在可能。

长期做规划工作的音坑乡干部沈茂仲说,随着“河长制”“巡河队”制度不断完善,自己儿时记忆中的电鱼、毒鱼现象已销声匿迹。县环保部门监测数据显示,开化出境水近百分之百达到一类、二类。

即将开园的柯城科创园·“一亿中流”企业上市加速器,由清创和梓负责运营。清创和梓将依托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与和梓创实集团,以“一亿中流”高成长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联合地方政府及产业集团,围绕“商学社群、战略定位、资本赋能、产业链接、上市加速”五大要素,全面赋能亿元级企业。

下游的人,是如何看待上游“守绿者”们呢?

图片 6

在杭州湾北岸的嘉兴市嘉善县,长期在工业经济部门工作的退休干部顾富林,对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有切身体会:“我们这里主要是河道水,且绝大部分是过境水。上游水质如何,直接关乎这里的水环境质量。对那些牺牲发展速度而长期守护一江清水的上游,我们要有感恩之情。通过山海协作对这些地区进行反哺,是协调发展的大局需要。”

对于清创和梓而言,这是继两周前凤凰谷论坛“一亿中流”企业上市加速器发布会后的又一个阶段性成就。从绿谷·杭州产业园到柯城科创园,清创和梓对于如何筛选潜力企业、培育上市企业,形成了一套独有的模式和打法,快速扩张的园区规模标志着清创和梓的加速器运营模式从单一走向复制、从区域走向全省,成为了政府扶持培育优秀企业的战略合作伙伴。

“永远不能让守绿者吃亏。”宁波奉化区滕头村党委书记傅平均说,山与海、东与西之间存在资源禀赋差异,先发优势和后发优势的区别,关键在于因地制宜。“滕头村人均纯收入6.35万元,还获得过联合国评定的环境保护类荣誉。我想把滕头村的绿色生态产业发展经验送给上游,希望他们宜农则农,宜游则游,走出一条特色化、差异化发展之路。”

此次开园仪式上,将举行首批“一亿中流”企业入驻园区意向签约仪式。清创和梓“一亿中流”上市加速器与柯城科创园相辅相成,将进一步为这些入驻企业走向资本市场提供全要素赋能服务,为企业构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舟山市发改委副主任张翼表示了相同的观点,他想对上游地区说,区域协调发展中无论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都要找到适合自身的路径。

图片 7

话题二:产业嫁接 上下游是互补与共构

宁波地处钱塘江下游,经济外向度高、体量大,有港口资源优势,但发展受到土地指标限制,而衢州等浙西欠发达地区,可以发挥土地资源优势,解决东部发展中土地空间的限制

马金溪在常山县汇入常山港,流至衢州市区、龙游县后被称作衢江。

衢州市柯城区同钱塘江下游的余杭是山海协作对口地区。两地的山海协作产业园规划总面积6.42平方公里,园区主导产业定位是功能性新材料产业、智能制造产业、环保科技产业等。

园区管委会主任黄宏瞻兼柯城区委常委、副区长,他说,余杭经济发达,但产业空间不足;柯城则有比较充足的土地要素资源,可以承接余杭的产业。

“但在我看来,上下游之间不是简单的产业转移,而是互补与共构,比如研发在余杭,生产在柯城,就是一种产业共构的模式;当然,也可以研发在柯城,生产在余杭,比如余杭缺乏、但柯城有基础的新材料产业。”黄宏瞻说,“现在看是高地和低地,但最终结果一定是高地和高地,携手共赢。”

在龙游县同宁波镇海结对的山海协作产业园,园区办公室主任张峰说,目前园区内尚没有从镇海转移过来的产业。主要原因是镇海产业或出口外销居多,或是石化工业,这种产业的特殊性和龙游结合度不高。龙游作为钱塘江上游,在环保要求上更高。

目前,龙游与镇海的合作方式是共同招商,镇海拿出项目信息库与龙游共享。前不久,有个新型材料项目原本拟在镇海落户,后来就选在了龙游。

对于产业方面的协同,下游的地区又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宁波市经济合作与投资促进局副局长叶文涛认为,上下游需要资源互补。宁波地处钱塘江下游,经济外向度高、体量大,有港口资源优势,但发展受到土地指标限制,而衢州等浙西欠发达地区,可以发挥土地资源优势,解决东部发展中土地空间的限制。

“几年前,宁波投入上百亿元,在衢州三个区县都设立了产业园,大批制造业企业落户衢州,衢州给我们解决了18万亩土地指标。”叶文涛说,通过土地指标的腾挪,衢州为宁波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同时有了宁波注入的资金,当地产业迅速崛起,解决了劳动力就业等问题。

话题三:造血能力 欠发达地区需变新的经济增长点

衢州不少地方发展农村电商、民宿,但苦于缺乏创意宣传,有时叫好不叫座,下游地区要把先进的经营理念和营销方式带过去,帮助上游一起策划推进

开化县村头镇大黄山村茂林修竹,风景秀丽,村里的铅锌矿关停了,多年前村口堆着的被砍伐下来的木头不见了,现在代以之竹海旅游、茶叶销售等生态农旅融合的产业,但村里仍有些冷清,造血能力的形成遇到了“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尴尬。

在村中心广场上,《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见到了村民王彩媛。据她介绍,村里开了两三户农家乐,但客人较少。“现在很闲,没什么事情可做,希望发达地区能有人帮我们吆喝一下大黄山村的美景、茶叶,让大城市里的人知道。”

龙游县詹家镇浦山村早年同宁波奉化、杭州萧山等地对口协作后,获得了包括村小学、道路等基础设施改造资金,村容村貌发生了巨变。不过,村党支部书记雷土荣不再满足于眼下,而是想办法打造发展内生动力。

2017年,村里在荒山上整理出220亩土地,在浙江省林科院帮助下,采取“公司+集体+农户”的方式种植美国薄皮核桃。树栽下后,今年没有急着摘果,而是立足于保苗,让根长实。他测算过,四年后,这220亩地差不多有150万元收入。

“从去年开始,我们加大村集体创收力度,我想向帮助过我们的下游发达地区说,浦山村不能总靠向人家要钱过日子!”雷土荣说。村里还把土地流转给了附近的龙游花海、姑蔑城生态园项目,村民可以到这些景区就业。

如何提升欠发达地区的造血能力,也是下游一直考虑的事。

“再好的风景也需要策划包装。”宁波市经济合作与投资促进局投资合作二处处长史克清说,衢州不少地方发展农村电商、民宿,但苦于缺乏创意宣传,有时叫好不叫座,下游地区要把先进的经营理念和营销方式带过去,帮助上游一起策划推进。

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连续9年居全球第一,现在一天的货物吞吐量就超过改革开放之初1978年一年的货物吞吐量。

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蒋伟说,海河联运或能从更大空间提高欠发达地区的造血能力。浙江省海港集团成立内河公司,投资参与龙游内河码头建设,将会有效拉动当地经济。

“另外,高速公路集装箱卡车拥堵、污染大,海铁联运能缓解道路压力、降低成本,也是重要增长极。”蒋伟说。宁波舟山港去年完成集装箱海铁联运4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60%,主要以浙江省内业务为主,而省内业务大部分来自浙江中西部。

曾在衢州“无水港”担任过总经理的宁波港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干部励进也认为,无水港正给上游带来机会。多年前,宁波港就与衢州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合资建设“无水港”,把宁波海港口岸功能内移,与宁波港实现海运直通关。2017年衢州通过实施海铁联运,就实现了140万元盈利。(记者李亚彪、魏董华、黄筱)

澳门云顶游戏网站,澳门云顶国际网址